抚州治疗近视眼要花多少钱,抚州治疗近视眼费用,抚州治疗近视眼要多少钱

新华报业网-新华日报    2017-12-13 14:57:24
         分享到: 更多

抚州治疗近视眼要花多少钱,

原标题:妻子久病瘫痪丈夫不离不弃感动众人

齐寄铁在给妻子喂饭

每天给妻子洗脸擦身,为的是能够使妻子身心舒服;每天背妻子从4楼上下几个来回,为的是能够让妻子晒晒太阳……在太原市并州路一社区,一对夫妇的感人故事尽人皆知,51岁的齐寄铁照顾瘫痪在床的妻子已有十余年,始终无怨无悔。

妻子婚后患上“怪病”

10月4日,中秋节当天上午9时,记者来到齐寄铁的家中。家里没有豪华家具,依旧是水泥地,房间里只是简单摆放着用了许久的桌椅,但却特别整洁,几乎一尘不染。

在一个柜子上,摆放着齐寄铁和妻子1989年时的结婚照。那时的他脸上还带有退伍军人特有的气质,刚毅而坚定,妻子依偎在他的身旁,面色红润,青春富有活力。

1988年,当兵复员的齐寄铁被分配到太原肥皂厂工作。“我那时在厂里当电工,春梅是化验员,我们相识后双方感觉挺好的,从谈恋爱到结婚速战速决。”齐寄铁回忆说。

然而,婚后的甜蜜没有持续多久,亚春梅就开始身体不适。她总是感觉半个身体不出汗,肢体也不舒服,但一直查不出患了什么病。1990年,女儿出生了,为这个家庭带来无尽的欢乐,但亚春梅的身体状况却越来越差。

全身乏力、脖子僵硬、腿部痉挛、走路就像是踩在棉花上……说不清楚的症状、无法言语的痛苦,始终伴随着亚春梅。齐寄铁带着妻子跑遍了太原市的多家医院,找寻了不少中西医专家,可始终无法确诊是什么病。“当时的医疗技术相对落后,还没有核磁这些先进的检查仪器,所以一直没确诊。西医说是神经压迫导致,中医说是体质虚弱引起,妻子那两年是又吃药、又扎针,但始终没有明显效果。”齐寄铁说。

从2000年开始,齐寄铁单位的效益愈发不好,工资陆陆续续发放,而妻子每个月的药钱就得四五百元。因身体虚弱,妻子无法专心照看年幼的女儿,孩子大多时间是由齐寄铁的母亲和姐姐陪伴着。

那些日子,齐寄铁每天在单位工作近10个小时,下班回家后还得做饭,晚上还要给妻子按摩,敲敲腿、按按腰、捏捏肩……

带着妻子一起去上班

“没过两年,单位更不景气了,我只好在外面打打零工,挣点钱补贴家用。”齐寄铁说。记得是在2003年,他经朋友介绍到青年路上的一家酒吧上班,负责后勤工作,每天的工作时间是晚上6时至12时。

此时,亚春梅的身体状况更加不容乐观,走路时肢体特别不协调,走上个两三米就得歇一歇。每天晚上按摩的时间也比原来长,有时按了快一个小时舒服些了,可没过几分钟腿一抽筋就又得按,有时半夜起来也得按,齐寄铁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。

如果齐寄铁晚上不在家,亚春梅根本无法独自休息,可齐寄铁如果不打工,家里就没了经济来源。无奈之下,齐寄铁尝试带着妻子一起去上班。虽然酒吧离家不远,但亚春梅走得特别慢,齐寄铁就带着她提前出发,搀扶着一起往前走。到了酒吧后他先安排好妻子,才开始忙工作,其间还要帮助妻子活动身体,全身按摩。就这样,齐寄铁硬硬地坚持了一年多。

当时间定格在2005年9月,经省人民医院核磁检查结果显示,亚春梅患了一种叫“小脑扁桃体下疝并伴有脊髓空洞”的顽症。医生说,一旦患上这种脊髓变性疾患,轻则失去痛觉,肌肉萎缩、关节畸形、手指或足趾僵直;重则颈肋、脊柱裂变,面部神经麻痹,软腭及咽喉肌麻痹,吞咽困难,失音、大小便失禁及彻底瘫痪。

这种病被西医称为“绝症”,或者是“不死”的癌症,并且说寿命一般不超过10年,一直以来无治愈的有效疗法,病人只能靠止痛药和维生素维持。

“听到这个结果时,我不甘心。在我心里,只要有一丝希望,就绝对不会放弃。”齐寄铁说。

抗击绝症的“痛苦之旅”

“在医生的建议下,妻子在2005年做了手术,为的是能够控制住病情。”齐寄铁告诉记者,术后3个多月,亚春梅的身体有所恢复,走路也基本正常,让这个经历风雨的家庭又看到了希望。

好景不长,仅仅不到一年时间,亚春梅的身体再度不适,腿屡屡抽筋。医生诊断后称“空洞又大了,已经无法再做手术”。

此后,这对患难夫妻便踏上了漫漫征程,开始了抗击绝症的“痛苦之旅”。长春、南京、北京……很多城市都留下了齐寄铁带着妻子寻医问药的足迹。但不幸的是,亚春梅身体每况愈下,慢慢瘫痪。

为了能让妻子晒晒太阳,活动肢体,齐寄铁每天背妻子从4楼上下几个来回。下午2时多,齐寄铁背着妻子下楼,用轮椅推到迎泽公园,去看看花卉,听听唱戏,每次都要逛上两个小时。5时多回家后,姐姐已经给他们做好饭,吃过饭休息一会儿,齐寄铁又背着妻子下楼,到五一广场转悠,和人们聊聊天。

寒来暑往,风雨无阻。齐寄铁背妻子已经有十几年,从青壮年背到了年过半百。

几次陪妻子闯过“鬼门关”

“亚春梅病情越来越重,每天离不开人照顾,大小便都得在床上。那时齐寄铁还在外打工,工作也不能长期请假,一开始夫妇俩想雇保姆,但是先后几个保姆到家里一看,都拒绝了这份苦差事,最长的只干了一天。”并州路一社区的杨主任告诉记者。

2013年,亚春梅的身体愈发不适,总是感觉到呼吸急促。“担心妻子出意外,就赶紧让她住进了医院。当时的状况很不好,医生甚至说妻子只能活几个月,我接到的"病危通知书"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了。”齐寄铁说,自己依旧没有放弃,给妻子按摩,陪她说话,每天睡觉的时间只有三四个小时。3个月后,备受煎熬的齐寄铁消瘦了许多,而妻子再一次闯过了“鬼门关”。

在邻居们的眼里,齐寄铁就像上紧了发条的陀螺,一刻都闲不下来,除了做饭洗衣服,还要给妻子端屎端尿,擦身体,喂妻子流食,给她打针喂药,用轮椅推着她到附近遛弯……

2014年,亚春梅说话越来越困难,由于无法正常地表达和交流,加之身体的不适,她的脾气也愈发不好。有时莫名地发火,有时不停地哭闹,齐寄铁却从不厌烦,总是耐心地陪妻子聊天,陪着她回忆过去的日子。

“这么多年下来,我如果说"不难受"和"不累"那一定是假的。不过,我认为作为一个男人,就应该照顾好自己的家,这是责无旁贷的。”齐寄铁说。

采访手记:

牵手

我爱你,不光因为你的样子,还因为,和你在一起,我的样子。我爱你,不光因为你为我而做的事,还因为,为了你,我能做成的事。我爱你,因为你能唤出,我最真的那部分……

采访完齐寄铁一家的故事后,记者就想起了爱尔兰诗人克里夫特的这首《爱》。

齐寄铁,几十年来就是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“爱”的含义。

相濡以沫也好,不离不弃也罢。齐寄铁尽管只是呵护妻子,照顾小家,却似一滴水珠折射出人性光辉,体现了人间大爱。

结婚二十多年来,齐寄铁就这么抱着妻子,背着妻子,托着妻子,搀扶着妻子,他们的手始终没有离开过。

手,牵在一起,心,便在一起。

在我看来,男人牵女人的手体会到温馨,女人牵男人的手感觉到放心,这就足够了。

田勇 文/图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原标题: 原标题:景德镇治疗近视多少钱

  相关阅读: